帕金森病的诊断和治疗进展

上传时间:2018-04-09 浏览次数:


 
导语
  4月11日是“世界帕金森病日”,中国微循环学会神经变性病专委会自今日始将推送一系列帕金森病诊疗专题学术前沿及科普文章,欢迎关注。患帕不怕,抗帕路上你我同心共行!
 


 
帕金森病的诊断和治疗进展
李延峰
 

  帕金森病(PD)是常见的神经系统变性病之一,也是常见的老年神经疾病之一,其发病机制仍未完全明了。随着基础和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PD的诊断和治疗研究取得很大进展。现就近年来PD的诊断和治疗研究进展做一介绍。
 
PD病理生理研究
 
  PD主要的病理改变是多巴胺神经元的脱失和路易体包涵体的分布,路易包涵体的主要成分为α突触核蛋白,这两种病理改变孰先孰后仍无定论。最近提出的朊蛋白学说可能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α突触核蛋白形成包涵体并在中枢神经系统传播的方式非常类似朊蛋白[1],许多研究围绕着α突触核蛋白是否为朊蛋白而开展。
 
2 PD的诊断
 
  目前PD的诊断依然是经验性诊断,尽管国内每年都有对PD诊断指南的解读,但临床表现、各种检查、对多巴胺能药物的反应以及后期运动症状波动仍是诊断的基础。除了运动症状之外,PD的非运动症状需要引起人们的重视,非运动症状在疾病早期即可出现,按Braak的路易体包涵体出现部位对PD进行分期:Ⅰ期是侵犯到迷走神经腹内侧核和嗅束,因而产生便秘和嗅觉下降;Ⅱ期是累及到蓝斑及相关结构而产生睡眠和情感障碍;Ⅲ期则是累及黑质从而产生运动症状;第Ⅳ期则累及到皮层产生相应的认知和精神症状。重视PD的非运动症状,将有助于早期识别患者并进行正确的治疗。本期神经变性病专题中多篇文章涉及PD非运动症状研究,希望引起更多关注。
 
3 PD的治疗
 
  PD的治疗研究进展迅速,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多巴制剂就进入临床并使患者受益,以后又相继出现了多巴制剂增效剂、单胺氧化酶B抑制剂、多巴胺能受体激动剂。80%的患者对多巴制剂有良好反应,为减少外周反应及长期服药后的症状波动,近年来一些新型多巴胺制剂如贴剂、肠道胶或者超长效制剂均有上市。作为药物治疗的补充,深部脑刺激(DBS)治疗的使用越来越广泛,对于患者的震颤、运动波动有非常明显的改善[2],有学者认为早期应用可能获益更多。
 
  除了针对症状的治疗外,针对PD病因的治疗研究亦未停下脚步。神经生长因子〔包括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DNF)和神经营养素等〕通过不同的注射方式注入脑内,但都未取得预期的效果,因此选择适当的患者以及何种更有效或更安全的方式非常重要。来自NsGene公司的数位科学家采用一种包裹细胞的方法将能生产GDNF的干细胞植入脑内并产生GDNF,如果发生涉及安全或其他副作用时,还能及时取出。基因技术可使GDNF产量更高,从而起到营养黑质细胞的功能,该项研究如能成功,将有可能是PD治疗的一项突破。
 
  自2004年开始发现LRRK2基因某些突变与PD有关,相关的靶向药物研究也成为热点[3]。动物实验发现药物可能导致肺部组织变化,最近研究证实,这些改变是可逆的,一旦停药则这种变化会停止,因此对药物安全性测量研究需深入开展。目前关于LRRK2抑制药物应用于临床仍然有很大一段距离,有太多的因素可能影响这些研究的进程,如受试者是否有LRRK2突变、患者的临床阶段、药物的药效学特性等。
 
  除上述治疗方法外,其他一些治疗也可能对患者有益,如运动疗法、职业疗法、音乐疗法等,其中中国的太极拳疗法获得关注[4],太极拳在放松、心身合一、想象、力量或平衡等方面对身体进行训练,取得一定疗效。本期专题中亦有研究对太极拳和气功治疗PD的疗效进行了报道,期望有更多的中国传统运动治疗PD的研究得到开展。
 
参考文献:
 
  [1]Goedert M.Alzheimer’s and Parkinson’s diseases:The prion concept in relation to assembled Aβ,tau,andα-synuclein[J].Science,2015,349(6248):1126-1136.
  [2]Moldovan AS,Groiss SJ,Elben S,et al.The treatment of Parkinson’s disease with deep brain stimulation:current issues[J].Neural Regen Res,2015,10(7):1018-1022.
  [3]Lee BD,Dawson VL,Dawson TM .Leucine-rich repeat kinase 2(LRRK2)as a potential therapeutic target in Parkinson’s disease[J].Trends Pharmacol Sci,2012,33(7):365-373.
 [4]Huston P,Mcfarlane B .Health benefits of tai chi[J].Can Fam Physician,2016,62:881-890.

作者简介:




李延峰:中国微循环学会神经变性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1996年博士毕业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研究生院,一直在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从事临床科研工作。主要临床和研究领域:认知障碍包括阿尔茨海默病、路易体痴呆、帕金森痴呆等。

阅读原文:http://www.china-ndda.com/uploadfile/2018/0409/20180409012616161.pdf